位置:首页 > 仙侠情缘 > 血税

第四十章 惊魂未定的小鱼干将会缺席决战的序幕

  • 作者:大瓜熊
  • 类型:仙侠情缘
  • 更新:07-10 18:18:15
  • 字数:3850

所幸,装备还在。双剑、断罪、血棘与盾牌、胸甲、匕首、钉锤一应俱全,手雷和药剂材料也齐齐整整。</P>

神之手的烙印也没有消失。从奈拉、康茂德、艾露莎、亚伦那里得到的力量,召唤许愿之器的碎片还在提供源源不尽的灵能。格里菲斯在神秘的位格上跌落了,但是体力、力量、敏捷、感知、精神与抗性的属性面板不变,依然强而有力。</P>

这个人,几乎可以确定就是萨洛里安,也许是他分裂的人格,或者复制体……</P>

躲估计是躲不掉的……格里菲斯立刻拔出断罪,打开枪机,小心地接近过去。</P>

而且,虽然失去了艾露莎,但眼下这是什么地方?奈奥珀利斯,人鱼小姐阿兰黛尔与她的族人的领地。只要处理得当,也不是全无机会。</P>

果然是他!</P>

这个黑发的画师,与初入败者食尘时见到的萨洛里安容貌相似。格里菲斯还在天选者之祭开始前,在拜耶兰那个奇妙的“伯爵、巫师和富商的聚会”后见过他。</P>

这个人拥有着自称为人间失格的权柄,可以构造现实的侧写,将人的经历与思想在潜意识下提炼并具象,直面人最真切的痛苦。</P>

在这个时间,人鱼小姐还与他不熟。但是以她的聪慧,格里菲斯寻求支援依然是很有把握。</P>

只要通过阿兰黛尔找到这个时空的罗兰……</P>

格里菲斯沿着海边的悬崖赶路。清晨的凉风拂面而来,雪白色的海鸥低低地掠过海面。在悬崖边的岩石上,格里菲斯看到了一个优雅的身影似乎正在作画。</P>

被虚空吞噬的恐怖和扭曲幻痛逐渐黯淡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无力和苍白。格里菲斯就像是被夺走了颜色的画布,只留下空洞的线条。</P>

败者食尘、直面虚境的扭曲意志重创了格里菲斯的心智和位阶,他跌落到了序列7“破法者”的位阶!所有的超凡能力,战争骑士斩断魔法与驰骋战场的力量全部消失了,甚至连使用传送法阵的资格都没有了!</P>

艾露莎也不见了。她应该会一起回溯才对……</P>

回溯了,时间来到1444年1月10日,格里菲斯抵达奈奥珀利斯岛的第二天。</P>

是他!</P>

这个年轻的画师,穿着宽松的布衣和木鞋,左右两襟上下交叠,一条黑色的布带随意地束在腰间。他的脸清瘦俊美,梳着整整齐齐的黑色短发,眼睛和容貌很漂亮,但是却有着掩饰不住的颓废和忧郁。</P>

格里菲斯逐渐镇定下来,把伊洛蒂打发回去睡觉。到了这个地步,忧虑、惊慌也没用。萨洛里安很快会打过来,必须做好准备。</P>

“是啊,让人不敢直视的,噩梦。”</P>

败者食尘,真是恐怖的权柄,经过一次次战斗剥夺格里菲斯的力量,越是回溯,他越是弱小,最后会被萨洛里安一个指头捏死。</P>

等等,现在是1444年1月10日。</P>

……</P>

“哟,早,你终于来了,”画师发现了他,“请到这边来。另一个‘我’不会很快来到这里,还有时间。”</P>

“为什么另一个‘你’不在这里?”格里菲斯举起燧发枪,指着画师的脑袋。</P>

“直面终末之息的损伤是恐怖的,哪怕是我们也难以承受。若非如此,败者食尘的每一次回溯‘我’都选择自爆,开启终末的降临,困于其中的你将失去所有反抗的机会。是不是很简单?</P>

“这就是‘幻想’途径的半神,‘时空僭主’的代价。生理和精神上的反噬,制造了我们。”</P>

“你想做什么?”</P>

“和你说话,”画师说道,“我存在于物质的夹缝中,旁观‘我’的挣扎,也注视着你,另一个选择。在我们迎来终局之前,我想要与你说一些我的看法。”</P>

格里菲斯抬手一枪。</P>

“嘭!”</P>

精金弹呼啸而出,击穿了画师的身体。但是,这个人就像是波纹一般,在阵阵涟漪中平静下来,一点伤也没有。</P>

他甚至都不生气:</P>

“这一切,都是没有意义的。格里菲斯,我的学生,让我,来给你说一些我的事情吧——</P>

“萨洛里安·普雷格斯,</P>

“出生名门,在霍蒙沃茨完成了学业,原本是要成为最强大智慧的巫师的。不瞒你说,我可是个天才,年纪轻轻就掌握了最高阶的魔咒,甚至可以把恐怖的杀人魔咒以链式反应触发,一个晚上就能杀穿霍蒙沃茨。传说中的黑魔王都觉得我有点太极端了。”</P>

说到这,画师轻轻叹了气:</P>

从伊洛蒂的家出发,格里菲斯立刻用回音水晶呼唤阿兰黛尔。没有回音。</P>

直面半神所需的力量与助力,就这样在一次回溯中蒸发了。</P>

“你的脸色真差,”伊洛蒂轻轻擦拭着格里菲斯额头的汗水,“真的是这么可怕的噩梦吗?”</P>

阅读血税最新章节 请关注热血小说网(www.rexuexiaoshuo.com)

(快捷键 ← )上一章 目录(快捷键 enter) 下一章(快捷键 → )